bet36体育投注:400-123-4567

男子伸手进铁笼被老虎咬伤截肢,马戏团被判赔20余万

来源:网络整理 发布日期:2019-10-13 02:05 浏览:

38岁的杨某某举起已被截去手腕和手掌的左手臂,表情略显僵硬。3年前,他将手伸手进关有老虎的铁笼里,被咬伤后截肢。10月11日,红星新闻记者获悉,此案已由四川省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终结,马戏团因看管不力被判赔偿20余万元。

悲剧

手伸进马戏团铁笼 男子被老虎咬伤

杨某某是一名智力障碍人士,老家在乐山市犍为县龙孔镇,和家人一起租住在犍为县城。2016年12月底,在犍为县城某楼盘附近,名为“齐鲁国际大马戏”的马戏表演棚里每晚都要演出。

12月30日下午,闲来无事的杨某某跑到表演棚外看热闹。不料,悲剧突然发生。

据网友当时拍摄的视频和照片显示,马戏表演棚外停着一辆小货车,车上有一个铁笼子,笼里关着一只老虎,一名男子的手被老虎咬住,旁边有人用棍子帮忙驱赶老虎。在大家帮助下,男子才脱险,但其左手手掌、手背已严重受伤。

男子手被老虎咬住。图据网友

经犍为县文体局相关负责人证实,涉事马戏团来自山东,证照齐全,也在当地备了案,每天晚上演出一场,下午会将老虎等关进铁笼拉着在县城做流动宣传。事发时,马戏团将宣传车停在棚外,车上的铁笼内关着老虎,没想到却发生了意外。在杨某某受伤后,他被迅速送往犍为县人民医院救治,后又转院至乐山市人民医院,最终左手腕被截肢。2017年4月26日,经司法鉴定,杨某某的伤残程度评定为六级。

起诉

家属向马戏团和文体局索赔60余万元

“他虽然有智力障碍,但平时干活路很厉害!”杨某某的母亲纪女士介绍,如今儿子失去了左手,让她很心痛。在申请法律援助后,便起诉了该马戏团和犍为县文体局。

纪女士认为,杨某某虽因天生智力障碍,系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但可以从事与其民事行为能力相适应的劳动并获得收入,之前也在帮人从事大田生产和蔬菜种植等农活,现在左手截肢后,丧失了部分劳动能力。

杨某某被咬伤(左图)和截肢后(右图)

对于犍为县文体局,纪女士认为,该局未尽到《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》相关监督管理责任,对原告的受害存在过错责任,事发后也未能妥善处理善后事宜,简单粗暴勒令马戏团离开犍为,也应承担赔偿责任。

据此,纪女士作为杨某某的法定代理人,向马戏团和文体局提出索赔请求,包括残疾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、假肢安装费元、鉴定费、住院伙食补助费、误工费、护理费、交费住宿费等,共计60余万元。

判决

文体局不担责,马戏团被判20余万元

对于该案,一审认为,该马戏团将装有老虎等危险动物的车放在人流量较大游乐场旁边,安排一个工作人员同时看管两辆装有动物的车,看管不力导致杨某被老虎所伤,对其受伤应当承担70%的主要责任。杨某只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,不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,对自己的行为及后果应有一定的认知和判断能力,因此应承担30%的次要责任。

同时,法院审理认为,犍为县文体局不是本案的侵权主体,其也无安全管理的义务,因此要求犍为县文体局赔偿没有法律依据。经法院认定,杨某某的各项损失共计28.8万元,因此判决马戏团承担70%的赔偿责任,即20.1万元。

一审判决后,原告提起上诉。二审争议焦点包括残疾赔偿金计算标准;杨某的误工费、被扶养人生活费;对涉事马戏团进行审批许可的犍为文体局应否承担责任。

二审认为,犍为县文体局并非演出活动的组织者,对演出安全没有安全保障义务,致杨某受伤的行为并非犍为县文体局监督管理职责瑕疵所致,故该局不应承担赔偿责任。

此外,二审认为,一审对残疾赔偿金、护理费的认定正确,误工费应重新计算。杨某某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为29.4万元,马戏团承担70%的责任,即20.5万元。

据了解,在一审二审中,该马戏团经传票传唤均未到庭参加诉讼。10月11日,红星新闻记者拨打该马戏团经营者刘某某电话,但无人接听。纪女士表示,希望早点拿到赔偿金,也算给儿子失去的左手一个交代。

法院

为什么要判马戏团承担主要责任?

这起“老虎伤人案”判决后,有人同情受害者,有人则认为马戏团担责比例过高。那么为什么要判马戏团承担主要责任?为什么受害者承担次要责任?